讲述一第八十二回: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金锡宽:二十六年的驻守

首页

2018-11-07

讲述一第八十二回:云南电信人的故事|金锡宽:二十六年的驻守2018年11月05日10时18分00秒来源:云南信息港  改革开放40年——讲述·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 第八十二回:二十六年的驻守  讲述者:金锡宽  人物简介:金锡宽,1935年6月生,云南玉溪人,初小文化程度,党员。 1949年在思茅0059部队当兵,1962年至1990年在玉溪邮电局长途电信线务站担任线务员。 1987年4月被云南省政府授予“云南省劳动模范“称号,被中华全国总工会授予“全国优秀服务员”称号和“五一劳动奖章”。 金锡坤  我是1962年退伍后来到长途线务站的。

玉溪线务站实行站、段二级管理,站下设研和、杨武、澄江3个长途线务段,段下又设巡房,分布在所管理的长途线路中,当时驻段线务员和驻巡房线务员共有30多人,维护全区长途线路杆管理,对公里。 我当时的工作就是在澄江段下属的路南线路巡房。   蒋增培是当时玉溪地区长途电信线务站站长,我来线务站工作没多长时间,他就安排我驻守路南线路,我是二话没说,很干脆地就坐车到路南了。 路南线路有18杆公里,为了方便吃住,我就在线路两端都租了房子,每月都是在这条路上来回走,出门一把锁,进门一把火,到哪头就住在哪里。

一年有12天探亲假,我工作26年就享受了几次,其余的都放弃了,回到家孩子都冲我叫大爹。 没办法,一条线一个人,我走了,工作丢在那里我也不放心。   我来路南线路之前,这条线路障碍较多,断线、雷击、水冲杆路都有。 我来了后,就采取了很多办法,容易雷击的地方我就自己加制避雷针;有水冲的地方,我就改道不走河边,修公路,埋电杆,二三天才刨得开,自己一个人做。

经过一段时间的改进,障碍就少了很多。

这条路要经过一段山路,坟墓很多,时常发生抢劫伤人时件,当地老百姓都不敢单独走这条路,我也害怕,但也没办法,只能硬着头皮走。

  在这条线上守了26年,我也保证了此路段20多年未发生障碍。 九十年代初,因线路迁改,这条通信线路已经取消废弃了。

退休后,我虽再也没有回到过这里,但梦里还是时不时回去的。